墨纸

许君一世清平乐

Someday*:



0.




‘“吾友!生日快乐!快许愿吧!”




“你好烦啊茨木!本大爷的愿望就是世界和平!”




“…...........说出来的话就不会灵了吧吾友。”




“啰嗦!本大爷会自己实现的!才不信什么神灵!”




“恩!我也要帮吾友实现愿望!”




“嘁、那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。”




“吾友最好了!”




无论如何,请让我护君一世平安。










1.




平安京的冬天很冷。




青行灯站在门口,犹豫了半天,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进了门。




屋内的暖气开的很足,可被褥里的人还是缩成一团,在床上瑟瑟发抖。




青行灯解了披风,走到床榻边,有些担心:“好点没?一目连马上就到,你再忍忍。”




茨木从被窝里露出脑袋,长呼出一口气,笑盈盈地看着青行灯:“让灯姐姐费心了,不过是陈年旧疾,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


“在我面前就不要编了吧,明明疼的冷汗都出来了,喏。”说着青行灯为他擦去冷汗,“我又不是酒吞。”




“................”




青行灯看着弟弟发愣的侧脸,终是忍不住再说下去。




如今人家软玉温香在怀,又怎会将你铭记于心?




我的傻弟弟。




姐弟俩之间一时无言,这时候一目连的声音响了起来:‘’茨木,我来看看你,身体怎么样了?‘’








一目连为他看了看旧伤,又打量了下这环境,终是忍不住劝道;“你住的地方过于偏远,荒郊野外的,又没什么其他人家。再加上这环境过于幽冷,就算有上好的木炭烧着对你的伤势恢复不是很好,要不你还是搬..........”




“你还是那么啰嗦啊一目连。”茨木打断了他的话,语气带了些强硬,“我就住这儿,挺好的。”




“可............”




“放心,我怎么也算是九门提督之一,不会那么容易死的。”茨木笑了笑,看向窗外的皑皑白雪,“至少在完成他的愿望之前...........”










2.






酒吞有些烦躁。




最近鬼蜘蛛的势力有所壮大,更是胆大妄为的把主意打到了他们九门的身上,妄图得到这人人称羡的九门提督之位。




笑话。




酒吞虽说没把他们的小动作放在心上,但接二连三的麻烦事让他痛疼不已。




偏偏最近大天狗不在平安京,荒川更是常年见不到个影子,这上三门只剩他一个,着实让人头疼。




突然想和茨木那家伙去喝酒啊。




想到此,酒吞起身取了外套,前往茨木的住处。




那捞什子破事,就留着大天狗回来处理吧。








茨木住的地方,大概是九人之中最为偏远的地方。




酒吞为此和他抱怨过多次,但茨木一反常态的没有听从他的话,反倒是坚持在那里住了下来。




一住就是十几年。




酒吞拎着酒,敲响了茨木家的大门。




不一会儿,屋内就传来了茨木的声音:“谁?”




“我,酒吞。”




酒吞又等了一会儿,茨木这才慌慌张张的跑来开门,许是跑了急了,脸上都带了些红晕,看在酒吞眼里,意外的有些可爱。




“吾友怎么突然来了?下次该提前告诉我一声,我这里毕竟不太好走。”




“无妨,你身体不太好,还是多休息吧。”酒吞说着,一把抓过茨木,走进屋内。




屋子里很暖和,酒吞随意地往桌前一坐,开口问道:“你身体如何了?”




“恢复得不错,劳吾友费心了。”茨木笑了笑,问道,“红叶小姐如何了,你们相处的还好吗?”




啧。




酒吞突然有些不耐烦:“你问她干什么?”




“就、就问问而已。”茨木摆摆手,慌张道,“那我不问了。最近一切都好吧,鬼蜘蛛那边没有什么事吧?”




“没什么大事,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的把戏罢了。”




“恩,吾友的话是最强的。一定没问题的。”




酒吞看着眼前异常乖巧的茨木,不知为何有些不安。




“喂茨木.............”




“大人,人命关天,大江山出事了。”




突然响起的副官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室诡异的气氛,酒吞突然觉得心中有些别扭,但只得站起身来离开。




离开前,他站在茨木面前,有些犹豫地伸出手,揉了揉他的白发,语调也不自觉地放柔:“我以后再来看你,你好好休息。”




“恩。”














3.








酒吞走后,茨木这才将慌忙藏于枕下的手帕拿出来。




上面斑斑点点的血迹让他不安。




自己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,这样下去,还能撑多久...........










酒吞处理完那一堆破事后回到了家,一进客厅,就听到红叶嘲讽的笑声:“哟,这不是酒吞大人吗,怎么,还舍得回来?你的小情人没有留住你啊。”




“我和你说过很多次,嘴巴最好放干净些。”




“呵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


眼看这对未婚夫妻又要吵起来,下人们很有眼力的纷纷退下。




“呼,累死了,每天活在监视中都快把我逼疯了。”看着客厅只剩下他们俩人,红叶这才松了一口气,“本小姐戏不错吧。”




“恩,是不错。”酒吞坐下来,松了松领带,“你父亲那边还没搞定?”




“严格来说是我后妈那边,不过快了,等本小姐拿到证据,看我不打她个措手不及。”红叶眯了眯眼,随后又想到些什么,和酒吞说道,“不过茨木那事好像已经传到我父亲那边了。”




“茨木?”




“有人把你和茨木的关系理解为,恩那种关系,然后被我后妈的人知道了,我爸应该也知道了吧。”红叶抿了抿唇,提议道,“要不你先把茨木送到别的地方避避风头?我爸这个人你也是知道的。”




酒吞脸色有些不好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


总觉得有些不安,是我的错觉吗。












4.






事实证明,酒吞的不安感是对的。




这天下午,酒吞正和几天前回来的大天狗商量着事情,青行灯就带着妖刀姬破门而入了。




下一秒,妖刀姬冰冷的刀刃贴在酒吞脖子上,寡言的少女刺客眸子里带了些恨意,冷冷开口:“我哥哥呢。”




“茨木?我最近没有见过他。”酒吞皱了皱眉,问道,“出什么事了么。”




“呵,你那尊贵的未婚妻大人带人绑了他,你还说你不知道!”青行灯也有了些怒意,一向清冷的青蓝色眼瞳中带了些血意,“我说过的酒吞,你要是敢动茨木一下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


“我不会动他的,这句话要我说多少次!”酒吞被逼的急了,忍不住红了眼,“要我说什么你们才会相信啊!”




正当双方僵持着的时候,红叶跑了进来,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:“酒吞!快点跟我来!我后妈带人把茨木绑架了!”












5.






“你马上就要和我的女儿结婚了,我不希望这一点小事影响到你们之间的感情。”




“这人是你之前的下属,你们之间的风言风语我也听了不少,但我很相信你,毕竟我女儿看人的眼光不会错。”




“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判断吧,我未来的女婿。”








结束了那令人窒息的会谈后,酒吞想了想,还是来到了阎魔的宅子。




“哟,结束三方会谈了?”阎魔看见他,吹了吹嫣红的指甲尖,凉凉开口,“未来的乘龙快婿。”




“他怎么样了?”




“没死,但是旧疾复发,那群人的手段可真是够狠的。再加上心理上好像受了些打击。小鹿男和一目连正在那里诊断着呢。”




“这样啊。”




“不进去看看?”




“我还有什么脸见他。”酒吞笑的苦涩,“从他为我受伤的那一刻起,我再也不敢直视他那双眼睛了。”




“我害怕下一秒我就再也看不见这双眼睛了。”




看着月色下不复骄傲的酒吞,阎魔叹了口气。




一个两个,都是不爱表达的笨蛋。








茨木养病期间,红叶来探望过他。




听了她的解释和道歉以后,白发青年笑的温柔:“我都知道的。”




酒吞和红叶之间只是互相利用,并不存在什么可笑的感情什么的,茨木都知道。




但他更知道,比起自己,红叶更有资格站在酒吞身边。




不论是身世、能力,甚至是性别。




这个世界,对他并不友好。




被抓走的期间,那些人在他耳边说的那些个难听的话,到现在好像还回荡在耳边,久久不能消散。




他们说的都是对的。




酒吞是他的光,是他的信仰,他自己决不允许这份光芒因为自己而陨落。




他决不允许。










6.




酒吞收到茨木的信的时候,茨木已经坐上了离去的马车。




吾友:




 许君一世清平乐,从此无关风与月。




 前方无尽的道路,原谅我不能陪你一起走下去。




 纵使再不能陪你金戈铁马,亦不会忘过去峥嵘岁月。




 此生,不再相见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茨木敬上




 随信一起寄来的,还有一个小小的勋章。




那是九门提督的标志。




酒吞闭了闭眼,回头对着副官吼道:“备马!”








茨木坐在马车里,看着手心里的小小锦囊发呆。




锦囊里装的是一绺红发。




茨木忍不住闭上眼笑了笑,伸手扯下自己的一根头发,小心翼翼的将红发和白发打了一个小小的结。




所谓结发,就是这样的吧。




“车夫,麻烦调个方向。”










7.






那天酒吞并没有找到茨木。




那天,平安京突然遇袭,熊熊大火烧了三天三夜。




敌方显然是有备而来,但好巧不巧,荒川在赶回平安京的时候,接到一封飞鸽传书,信上仔仔细细地写明了敌人的计划与根据地,显然是精心准备。




荒川当时也顾不得其他,和大天狗带着人就先行一步将敌方主力扼杀在了摇篮中。




虽然还是让敌人放火烧城,但好在损失并不严重,百姓也大多逃出了城外避难,总体而言不算坏。




不对,这不对。




酒吞抓来一名俘虏,恶狠狠地问道:“说!鬼蜘蛛呢!”




“头儿、头儿被偷袭,被暗杀了.........”




“那名暗杀者现在在何处?”




“我、我不知道啊..............”




“那他长什么样子你可还记得?”




“只记得是白发、金瞳...........呜呜呜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………”




酒吞一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。




“给我到敌人的根据地找!把那个暗杀者找出来!活要见人死要见尸!”












结果还是没有搜到。




酒吞不顾其他人的劝阻,只身一人来到那个郊外的宅子。




大门一如既往地紧锁着,连门换上的铜锁位置都不曾变动。




但酒吞知道,再也没有人来为他开门了。




他压了压帽子,离开了这里。




这天地空旷,容身之处却是无处可寻。




恍然间,是谁在呼喊一声“吾友!”














8.






后来的后来,当所有人的风华都已随风飘散时,酒吞再一次来到那座宅子。




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人站在大门前,笑着对他说一声吾友。




即使面容早已迷糊不清,但深入骨髓的记忆却是忘不掉。




呵,罢了罢了。




这一生金戈铁马, 只求与君共赏这海晏河清。




到最后,还是没能做到啊。












9.







许君一世清平乐,从此山高水长,天高地迥,你我两人,自不忘,却难忘。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一点碎碎念:




总觉得老九门的设定很带感,所以就大着胆子试了试,最后写了个悲剧QAQ




或许酒吞在这里面有些懦弱了,但我想表达的更多是一种无力感。




希望大家吃得开心




下一篇再见







评论

热度(233)